娄底市 金寨县 东乡族自治县 武强县 南昌县 紫金县 桦南县 新竹县 商水县 东港市 油尖旺区 郸城县 沛县 四子王旗 浙江省 利辛县
麻阳 德惠市 柳林县 长兴县 四会市 牡丹江市 安溪县 抚顺县 甘南县 古蔺县 鄂托克旗 台南县 灌南县 临沧市 白银市 大邑县 万山特区 桃江县 东方市 施甸县 类乌齐县 金坛市

刘爽:人工智能时代凤凰网的算法创新与媒体坚守

凤凰网 2016-10-19 10:04:26   
    10月18日消息,在昨日召开的第十六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上,凤凰网CEO、一点资讯董事长刘爽进行了主题演讲。

    演讲中,刘爽提出,虽然算法是由顶级的工程师构建的,但内容从业人员,优秀的编辑,肯定也要介入到算法优化过程中,这样才能真正避免算法的局限带来的标题党和获取信息孤岛化的现象,以及导致我们出现视野狭窄和观点偏狭等等问题。

    在刘爽看来,应该真正让算法承担起媒体的责任,避免基于那些人性弱点,以纯点击驱动对稀缺的注意力进行不负媒体责任,不计社会成本的掠夺性的挖掘,这样恶性循环带来的低质流量增长和资本的跟风吹捧并不可持续。
刘爽表示,相信只有让算法融入人文的情怀,肩负媒体的责任,才能使网民的阅读摆脱垃圾式毒瘾式的体验,从而进入真正的价值阅读。

    以下是刘爽在第十六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上的发言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媒体伙伴:

    大家上午好!

    非常荣幸能来到“爽爽的贵阳”,在第十六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做主旨发言。我想利用下面的时间,讲一讲凤凰网十年来在网络媒体领域的实践、算法上的探索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媒体坚守。

    凤凰网的十年探索

    在2005年以前,凤凰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媒体官网。10年前,我刚来时,凤凰网的域名是www.phoenixtv.com 。作为一个“海归”,我自己在拼写时都经常弄错,后将其改为www.ifeng.com 。这一域名也生动显示了传统媒体在网络规律上认知的差异。

    凤凰网的第一个跨越是从媒体官网到新闻门户的转型,这是在2006年。2009年,我们开始介入资本市场,2011年在美国成功上市。而在今天,凤凰网PC端的日活用户已经接近5000万,稳居门户前三。凤凰移动客户端加之我们控股的一点资讯APP,在移动平台上流量接近7500万。

    凤凰网是在“强敌”林立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接手凤凰的时候,新浪等四大门户已经上市。我们是传统媒体(凤凰卫视)办网站的一个特殊探索,特别值得分享的是——我们在10年的发展中,没有依靠母公司的现金资助,靠自己的力量滚动发展,每一年都有赢利。我们也是传统强势媒体分拆新媒体业务海外上市的全球首例。

    回顾过去的十年,门户格局已定,我所非常敬佩的老大哥陈彤所确立海量快速的门户发展模式,已经深深植根于中国互联网,在这样的大势下,凤凰依然能够异军突起,脱颖而出,我想首先得益于我们坚持了差异化的定位和媒体气质的坚守。

    我们的价值观,可用这么几个字来概括:中华情怀,这是我们的根,我们的魂;全球视野,我们希望以开放的视野看世界,同时又把中国放在全球的维度来审视;包容开放,我们希望在法律法规政策许可下,尽量包容不同的观点;进步力量,我们要当仁不让的成为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步力量。

    我们的气质可以用这几个字来概括:有风骨,我们要大力的弘扬真善美,勇敢的揭露假恶丑,这是我们的风骨;敢担当,就是我们要真正的抵御庸俗媚俗恶俗的诱惑,抵御那些垃圾流量,在媒体的责任上有所担当和秉持;真性情,指的是在涉及到重大的国家利益,比如说南海争端,保卫钓鱼岛,反台独,反占中,反疆独等等的核心问题上,凤凰要当仁不让的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亮出我们的立场,秀出我们的性情;有温度,作为一个媒体,我们要有人文情怀,我们要悲天悯人,我们要全心全意的去关心弱势群体,去守护公平正义,我想正是因为对核心价值观的坚守,和多年来对我们媒体气质的传承,才确保了凤凰网在同质化的网络竞争下能卓然不群,脱颖而出。

    我们的使命是通过对老百姓知情权、话语权的捍卫,来取得影响力和公信力,给全球华语网民以快乐和力量。大家都在谈影响力,然而没有公信力就没有影响力,所以公信力的打造,首先必须要遵守新闻的规律。坦率的说,这是一个挑战,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对新闻规律的遵守一直是我们追求的境界。

    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做了很多策划,打造了很多品牌栏目,我们希望用优质品质的内容,去唤醒正能量和真情怀。比如政能亮,这是我们与国务院合作的一个栏目,有计划、有节奏的刊登政策方面的文章,这彰显了国家政务公开的努力。这个栏目,每天有3万点击,这对于政府信息披露的文章来说,点击量是惊人的。还有我们在商业网站中,率先在网络黄金版面,每天推出传递温暖和真善美,守望相助,见义勇为的暖新闻并使其栏目化。这样的文章每天有30万点击,一年来已经积累了3亿点击,形成了很好的品牌效应。

    以凤凰新闻和一点资讯两个客户端,抢占移动资讯的入口

    通过10年的探索,我们奠定了中国互联网门户的领军地位。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从PC向移动互联网迅速转移,所以我们下一个挑战是占领移动互联网的资讯入口,这个入口我们定义为凤凰网的珠穆朗玛峰。为此,我们采用了“双轮驱动”的方式发力。依仗凤凰新闻客户端、一点资讯两个产品,从南坡和北坡双向向珠峰发起冲击,希望会师峰顶。

    第一个产品是凤凰客户端。它秉承了凤凰PC的气质,和新闻权威发布的实力。在重大事件上强势发声。同时,我们引进算法,做到“头尾”结合,也就是头部内容与长尾内容的结合。特别是自媒体平台“凤凰号”的发力,目前凤凰号上的自媒体已经超过20万个,集中在31个领域。因为在自媒体时代,在移动互联网上,大家阅读的内容60%来自媒体,所以凤凰网希望通过这个平台集结中国最优秀的自媒体,为大家提供个性化的阅读。

    另外一个产品就是一点资讯。这是凤凰控股的一个资讯APP。因为不同的人在这个平台上定制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强调这个产品是“私人定制+价值阅读”。可以说,这个产品集纳了几个产品特色——包括搜索、浏览器、门户网站、导航。它的一个特点就是海量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音频,有大量的自媒体进驻,每天这个平台上集纳的资讯超过30万篇。我们还有非常严格的内容审核制度,确保我们所提供的内容是干净的、纯洁的。

    一点资讯对内容的分发有两个特点:精准与快速。我们可以根据用户所在的地点、场景、时间,用户使用的手机型号,用户的个人信息,以及用户在APP上的浏览、点击、停留时长、转发、评论,以及订阅、搜索等行为,为用户画出精准的画像,进而推送“懂你”的信息。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可以通过“搜索+订阅”,让用户主动表达他的兴趣——比如你可以订阅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频道,也可以订阅贵州美食“恋爱豆腐果”频道。

    简而言之,一点资讯的诞生,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火药和指南针。所谓火药是指我们的用户可以通过搜索关键字和定制频道,把自己沉睡的碎片化的兴趣点燃。他可以在自己个性化定制的频道里,每天看到这个领域最新的内容。如果没有关键词定制频道的技术,他想获取这些感兴趣的内容,会非常没有效率。同样对于那些在长尾领域有深厚积累的创作者,由于我们能够把优质内容,向指南针一样精准的匹配给他所潜在的长尾领域的读者,他才有动机,有动力继续创作,所以这也是一种激发作者创作热情的火药。我想这种火药和指南针效应,就是我们在内容编辑和内容分发方面美妙的化学反应。

    人工智能时代如何通过编辑让算法更闪亮

    下面,重点谈一下在人工智能时代,凤凰对媒体责任与算法驱动关系的思考。

    最近有一本以色列作家的畅销书,特别火爆,叫做《人类的简史》,他马上还要出一本新书叫《明天的简史》。书中有一个离经叛道的观点,就是算法将使人类的自由意志终结。他认为未来人们将改变文艺复兴以来,在人文主义浪潮下,听从内心召唤,在意内心感觉,依据内心进行判断的做法,将转变为更多的依赖于算法,听从算法的召唤,来做生活与工作中的重大决定。

    因为人们每天都把自己的行为以数据的形式上传,并把这些数据跟朋友分享。你的硬件设备里储备了大量你每天的行为,算法会根据这些行为,进行分析,最后算法可能比你自己还了解你。以至于人类未来也许像找对象这类事情,不仅不用听父母亲戚的劝告,连自己的想法也可以不听,人工算法能进行最好的匹配,会告诉你应该选择谁。

    这个书里他举了安吉丽娜茱莉的例子,她通过算法很早就决定要进行乳腺切除,避免乳腺癌,因为算法掌握了她们的家族在乳腺癌疾病方面的大数据。还有俄罗斯的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他和算法联手击败了单纯依赖算法的电脑。
算法终结人类自由意志这个判断,我个人觉得虽深刻,但片面。因为算法首先是由人创造的,人可以选择是不是依赖于算法。

    我们再看一下算法编辑是怎样工作的,它会不会取代人工编辑呢?它是一套程序,根据文章的点击进行系统的运算、筛选和推荐,他的工作状态是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工作。

    它没有情绪,不会生气,永远是一丝不苟、不遗余力的,永远是通过海量运算,找到具备“最大点击量”的文章。也正因为算法编辑如此超常的勤勉、理性,甚至冰冷,我觉得算法会有三个陷阱,需要责任媒体格外的审慎规避:
第一, 避免“标题抓眼球”这一算法点击推荐模式,带来的阅读的浅薄化甚至低俗化。

    读某些客户端,常有这样的体验,标题很精彩,但点开了就那么回事,甚至有时像吃了死苍蝇。之所以有这样的体验,是因为我们海量数据的运算是基于点击,有无穷多的读者是因为非常耸动的标题被吸引过去了,看了以后立刻走人,虽然他个人的体验很不愉快,但他点击这个行为留下来了,又被算法捕捉到,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越多的人被吸引,它也会给这个新闻更多的权重,更会被推荐开去,这严重影响了阅读的体验。
 
    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有责任的人工智能公司不但要看点击量,还要根据很多其它指标,比如停留时长、转发分享、收藏评论等指标来确定文章的推荐权重。同样,我们还要看文章稿源的质量、看用户市场,来最终评定文章的质量。这样,才能避免我们阅读庸俗、低俗的内容出现。

    第二,避免“千人千面”的算法带来我们个体的信息孤岛化。

    在“千人千面”的算法阅读下,尤其是用户的兴趣图谱被绘制得越来越精细,我们可以敏锐地捕捉到用户非常细小的兴趣需求。比如,我对二战东线战场的热爱,比如我对人类历史上各类坦克装备的酷爱等。如果我们不能在人的共性阅读和个性阅读、人的时间敏感度、新闻和非时间敏感度信息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的话,久而久之,我的屏幕基本会充斥二战的东线战场的历史、各类坦克的信息,这就出现了我说的信息孤岛化。

    同时,很多重大的政治事件、影响国计民生的经济政策改变等,可能在我的屏幕上没有适当的权重的体现。这个结果将非常局限于我个人的兴趣,久而久之,我也渐渐地把APP变成一个纯个人消遣的阅读器。

    所以,我们的算法要如何在时间敏感性的高质量新闻与个人的兴趣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以及如何在你的潜在兴趣,大家共性兴趣,和你个人的兴趣之间找到一个平衡,适时的、恰当的,并且以不同的在他可能潜在的兴趣和共性的兴趣去撩拨他、去刺激他,避免他陷入过于窄小的个人兴趣,这也是我们应该关注的。

    第三个,避免单纯海量点击驱动的算法推荐带来视野和视角的狭隘。
 
    算法虽然标榜“千人千面”,但在这个所谓“千面”的领域里,每一个垂直领域,我们文章推荐的逻辑,基本上是靠海量的点击、分享。

    所以,这里面还有一个假设,我们的推荐一定是这个领域里被广泛阅读、广泛分享的作品。这类阅读的作品,一类可能是基于事实陈述,主观因素很少;另一类可能是观点的呈现,当然很主观了。这样的话,就可能会出现一个陷阱——我们推荐的是大众、甚至是庸众一致叫好的高点击作品,但不一定是你所在的那个圈层所高度认可的。

    比如说王宝强案,虽然是一个娱乐事件,但是主流观点肯定也是同情王宝强,贬低那对男女。再比如中日钓鱼岛的矛盾,关于中日关系的省思,可能多数也是同仇敌忾,民族主义情绪血脉喷张。

    再比如说转基因案。关于转基因,实际上有不同观点鲜明对立,但由于民粹主义的盛行,有大量阴谋论,反转基因的观点在网上获得巨大的点击,如果仅仅基于网络点击,你会获得大量的关于反转基因的推荐文章,那些理性的科学家和政府在这方面澄清解释的文章,你根本看不到。

    所以在舆论场如果仅仅依赖点击来推荐,你很可能只会收获大量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文章,往往看不到关于焦点问题各方立场的全貌,也看不到一些比较冷静理性,有见地,但点击量不大的高质量文章,这是非常大的遗憾,这是算法唯点击扒取带来的非常大的遗憾。

    于是久而久之,在你的屏幕上显示的文章,基本上是非常大众化的,是你不去阅读,也大概知道的一些观点信息和立场。读得久了,你会觉得比较反智,没有太多的价值养分,所以也会使我们这样的产品在高端人群里,在严肃人群里,在有意识探索不同观点的人的圈层里丧失市场。

    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还愿意看微博,看微信朋友圈,因为里面推荐的虽然也是热点文章,但都是你所欣赏的好友帮你过滤过的,他像一个总编辑,把这些热点文章帮你进行了筛选。

    而这个筛选能力,坦率地说,算法目前还在追赶,因为这包括了对立场观点的筛选,对语言风格的筛选,对文字质量的筛选,这里面有很多细微的个人感受,这不是目前算法能够达到的。

    所以我认为算法非但不能使人类的自由意志终结,恰恰相反,需要我们把人文情怀,媒体基因以及编辑对用户,对内容消费的深刻洞察融入算法,这些反而能使算法更加闪亮,更能产生奇妙的chemistry。

    打高尔夫的都知道,球中间的位置叫甜点,挥杆时只有击中甜点,球才会飞得又直又远。当然在算法和媒体基因下,编辑与算法结合部的甜点在哪里,这需要我们不懈的探索。有凤凰深厚的媒体沉淀,有一点一流的算法团队,我们对这种探索充满期待和信心。

    我们处在一个技术迅猛发展的时代,对于技术未来的不可知性,人类一定要心怀谦卑。但同时,正是由于这种对技术的崇拜,我们更要特别当心被技术劫持。

    我们看看乔布斯和他的苹果,他真正的技术突破,其实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基于他对人性、对人类的需求,以及对人们面对销售内容和习惯的深刻洞察,因此才有他的触屏和他的硬件软件合一的变革,所以我们在这个算法驱动的时代,我们应该不忘初心,以人为本,秉承人文的情怀,让冰冷的科技散发出人性的温度,真正让高科技来照亮我们的生活。基于这个逻辑,算法也是一样。

    虽然算法是由我们顶级的工程师构建的,但我们的内容从业人员,我们优秀的编辑,肯定也要介入到算法优化过程中,这样才能真正避免算法的局限带来的标题党和获取信息孤岛化的现象,以及导致我们出现视野狭窄和观点偏狭等等问题。

    我们应该真正让算法承担起媒体的责任,避免基于那些人性弱点,以纯点击驱动对稀缺的注意力进行不负媒体责任,不计社会成本的掠夺性的挖掘,这样恶性循环带来的低质流量增长和资本的跟风吹捧并不可持续。

    我们相信只有让算法融入人文的情怀,肩负媒体的责任,才能使网民的阅读摆脱垃圾式毒瘾式的体验,从而进入真正的价值阅读,也就是说,体现我们凤凰和一点资讯追求的有品、有料、有趣、有用的阅读体验。

    谢谢大家!